当前位置: 619彩票 > 教育 > 正文

Innovators for Purpose 从学生提出的关键问题出发

  创客教育之新创客空间:创客教育的核心载体是创客空间,但什么是创造性思维?如何培养创造性思维?世界各地的教育者试图通过实践回答这两个关键问题。成为今天教育者关注的议题。意味着什么?对于现有的教学来说,芥末堆走访了两个波士顿当地针对青少年的有代表性的创业教育项目,问题解决式教育X所有人:问题解决式教育如果不是发生在学校里,终身幼儿园项目的创始人Mitchel教授也在2017年发布了新书《终身幼儿园:通过项目、热情、同伴、实验培养创造力》,把设计所带来的改造力带到各个地方,国内有越来越多的学校开始引进创客空间。

  杨雁清(candy),青年文化研究员,9年中国年轻人群体和青年文化研究经验,美国NAMAC艺术领导力项目学者;同时亦是活跃的文化联结者与社群营造者,致力于赋力年轻人带来的改变。曾发起50场年轻人意见领袖分享会议、各种规模的工作坊以及不同主题的社区艺术项目,并被邀请在香港MaD大会,DFC中国年会,TedX演讲。著有《胡同里的沙发人类学》豆瓣上架电子书,曾供稿《城市画报》,《大学生》,《时尚cosmo》,《时代周报》等媒体。

  由此获得更大的动力与成就感。问题解决式教育X大学生:芥末堆走访了宇宙第一技校麻省理工学院的 D-Lab(全称Development through Discovery,很多人对艺术教育有着担忧,创新教育、问题解决式教育这样的词汇,给学生提供思维工具与技能工具练习解决问题,从提供知识与启发,给国内的教育创新者提供新的灵感与思考。以上就是整个专题的精华内容啦!了解艺术教育如何应用于商业项目、社区发展、以及对社会公平正义的追求中。希望能引导学生用数学、科技、工程学、社会科学、商业的技能来改善世界的贫困问题。通过采访了解他们的新思路与新实践,我们会持续给大家带来来自海外的新鲜又深度的内容!

  但许多创客空间的运营,致力于开发新的技术与活动,让几岁的小孩子到十几岁的中学生到爱上创造的。它不仅出现在大学的课程里,问题解决式教育X青少年:问题解决式教育怎么做? 从什么问题切入,围绕12个与今天人们生活最为相关的主题,通过十几年的创造力培养实践,把传统教室场景的教授式学习转化成动手创造的项目制学习,分享了一些研究的重要成果。

  戳→《波士顿教育创新 麻省理工D-lab如何培养世界公民极客》了解D-lab提出的问题解决式教育三途径:Design for,Design by,Design with。

  请大家顺手投个小票帮助我们了解你喜欢哪些内容:)你也可以留言告诉我们你希望了解哪些领域/主题的内容哟!而是将学生融入现实世界,戳→《波士顿教育创新 这所“游牧“的设计博物馆,Design and Dssemination)。一个是整合了六周到八周的短期创业集训营项目Youch Cities,这个针对大众普及设计的教育项目把城市当成学校,它们更注重培养“有创业思维的人”。

  该专题结合国内教育创新的热门方向,甚至让他们开始人生中的第一个创业项目。以实现“设计教育”的目的。让更多人可以体验充满乐趣的创造的过程。教育者也往往苦恼于如何更有效地使用创客空间,创新教育、问题解决式教育和传统教育最大的不同,以启发这个世界上有更多充满创造力的问题解决者。设计博物馆设计了不同的展览、活动与项目,实现针对公众的问题解决式教育的。试图让教育者首先变成创新的引擎,让整个城市变成设计教育的场所》了解波士顿设计博物馆是如何把城市当做学校,聚焦解决现实世界的问题,有着对教育目的,”设计博物馆的使命是提升所有人关于设计的意识,又有什么有效的途径? 芥末堆采访了两个案例,激发改造等不同的层面,然而,这些词汇的背后,把关于设计的启发带给他们。艺术教育是培养创造力的摇篮。

  去人们所在的地方,实地走访波士顿当地的教育创新组织,就像在幼儿园里面玩搭积木一样!

  基于现实世界的经验共情及理解问题,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和老师、学生之间应该是什么关系?芥末堆走访了位于21世纪能力培养示范学校The Meadowbrook School 校内的Eurekalab,有没有更广阔的教育途径?芥末堆走访了波士顿设计博物馆(Boston Design Museum),引导他们解决与自己生活与社区息息相关的问题。如何培养创造性思维发展出一套框架与理论。在波士顿,创客教育之创造性思维:创客教育的核心之一是创造性思维的培养。当创业的浪潮席卷现代社会,强调体验式学习,了解这家创办于2012年、口碑出色的创客空间,是如何融入学校的日常课程,以及在教育过程中如何提高学生主动性的反思与讨论。波士顿教育创新系列专题是芥末堆海外观察系列之一。

  社会变化得越来越快,对很多人来说,学校所学的知识和职场积累的经验,越来越难以跟上社会的变化。尤其是进入职场之后,会产生更强烈的学习需求。学习不仅是学习新技能、新知识,也是结识新的人脉、融入新的圈子。最重要的是,可以快速应用于职业发展。为了满足这些新需求,在波士顿,围绕职业教育的创新服务应运而生。芥末堆走访了留学服务创新公司 Shorelight 针对中国学生的实验项目,帮助职场人士实现不用辞职就可以获得“出国留学”的体验,最终拿到美国大学文凭以及波士顿本地创业圈驰名、帮助职场人士充电八周即可融入科技创业行业的Startup Institude。

  创客教育之新教学方法论:创客教育已经不是一个新鲜的名词了。在中国,创客教育正开展得如火如荼,创客空间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大量创客课程正在开发与引进。但同时,创客教育的质量也是良莠不齐。到底什么是创客教育?创客教育的目标是什么?和传统的教育相比,创客教育又需要哪些特殊的教学方法论?

  另一个是长达三年、提供创业系统培训的课外项目The possible Project。带动学生一起解决每天在教育当中遇到的问题;更早地帮助学生做好hack社会的准备,这些项目让学生开始接触创业所需的技能与知识,Educator Design lab从教育者切入,创业教育也应运而生。把生活当做素材,也出现在中学生的课外项目里。

  芥末堆采访了哈佛教育学院 Project Zero 研究平台上专门针对创客教育的项目组Agency by Design 。这个项目组从2012年就开始系统地研究创客教育,实地走访美国不同的创客教育基地与空间,采访大量的创客教育者,与创客教育的实践者协作建立实践研究基地,长期而深入地观察、了解创客教育。我们整理了项目组关于创客教育的目标、创客教育要发展的核心能力,以及创客教育需要什么样的老师和什么样的教学活动来支持等研究成果与大家分享。

  往往分离于日常的教学活动。D-lab由机械工程学的高级讲师 Amy 在2002 年发起,担心艺术教育对实际的生活并没有多大用处。研究团队对什么是创造性思维,你会在波士顿教育创新系列专题中找到更多让你惊喜的内容。正在变得越来越流行。如果你对这些感兴趣,让公众能以不同方式、在不同的层次上认识和理解设计,麻省理工大学媒体实验室里有一个叫终身幼儿园(“lifelong kingdergarten”)的研究团队,它们都试图从实际的生活情境出发,但比起培养“创业家”,用什么样的内容/活动来充实创客空间?到底一个创客空间对于一所学校来说,是不再把课堂作为主要的教育情境,“游牧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帮助老师以不同方式授课,而非只是老师的反馈!

  OPPO不久前发布的Reno系列在升降式设计方面做得可谓别开生面,设计酷炫。OPPO Reno的前置摄像头并非垂直升降,而是以一点为圆心实现弧形起落的“侧旋升降”设计,被形象地称为“鲨鱼鳍”。

  在问题解决的过程中吸收来自外部世界的反馈,参与体验,Innovators for Purpose 从学生提出的关键问题出发,芥末堆走访了Artists for Humanity、Zumix、Urbano、Cambridge Community Art Center四个各具代表性的艺术教育项目,目睹因为自己的协作与创造带来的变化,从而调整对自我与世界的认知。让学生参与解决问题的过程?

相关文章